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德媒:许尔勒不在多特计划中,或仍留在英格兰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沈阳

任晓宁

在腾讯音乐遇到反垄断传闻之际,9月6日,阿里巴巴7亿美元投资网易云音乐尘埃落定,被外界视为二者联手对抗腾讯音乐。

音乐人、HiFive.AI首席策略官张昭轶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阿里的做法是“性价比很高的一件事”,可以“用7亿美元,牵制腾讯音乐上百亿元的版权采买”。他有多年音乐从业经历,熟悉多个唱片公司及平台。

音乐行业的版权故事早已经不新鲜,自2015年版权大战后,腾讯音乐一家独大,业界再也没有撩动人心的新变动。甚至音乐从业者对此也感到无趣,一位从业者直接反问记者:“你们就不能关心一下版权之外的东西吗?”

迄今为止,版权仍然是把控在线音乐的绝对命脉。目前,音乐平台中,排名前三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都是腾讯旗下,他们最大的优势是,有独家优质版权。有用户在社交平台上发言称,喜欢网易云音乐的氛围,但因为要听周杰伦的歌,他只好去了QQ音乐。

腾讯音乐也因领先地位受到关注。8月27日,彭博社报道,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起反垄断调查,正在调查腾讯音乐与国际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合作。对此腾讯音乐对记者称,此事不予回应。

版权抢不过腾讯,阿里巴巴和网易不得不从新的角度讲述音乐故事。据记者了解,阿里巴巴近期的音乐动作不仅是投资网易云音乐。阿里巴巴旗下、被外界传闻放弃的虾米音乐还在正常运营,同时,阿里创新事业群推出了一款“唱鸭”APP,专注00后人群,是一款与听歌无关的弹唱APP。

“目前音乐市场上一些需求还没有被满足得很好,我们想通过弹唱这个细分的领域进行突破。”唱鸭负责人李阳告诉记者。

阿里尝试新路

向来不擅长做内容产品的阿里巴巴,低调上线了唱鸭。今年2月上线至今,月均MAU保持180%以上的增长。

此前,阿里巴巴的音乐赛道以投资收购为主。旗下最知名的平台是虾米音乐,当前音乐市场排第五名。阿里巴巴还组建过阿里音乐集团,请来高晓松和宋柯成立阿里星球,但均铩羽而归。现在,高晓松已卸任阿里音乐法人代表和执行董事,宋柯卸任CEO。

唱鸭由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内部孵化,负责人李阳,之前在UC做国际业务。他们自己也没想到,这款目前很早期的产品在00后群体中受到欢迎。

与大众流行的听歌或K歌软件相比,唱鸭强调自主创作功能。

这切中了一部分年轻人的心。唱鸭公布的数据显示,用户超八成用户为00后。

唱鸭目前还没有开始推广,数据是冷启动后的自然增长。李阳说,之后不排除会依托阿里生态资源进行更大范围的推广和尝试。在整个阿里庞大体系里,这是一款微不足道的小软件,在创新业务事业群里,是目前成长飞快的一个产品。

唱鸭的研发公司为北京破壁者科技有限公司,法人黎直前是阿里大文娱集团CFO。除了唱鸭,这家公司还注册了唱赢、歌觅多个音乐类商标。可以看出阿里对于音乐产品的兴趣。

在听歌APP的战场上,阿里的音乐之前少有赢过。音乐版权大战之前,百度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占据优势,版权大战后,腾讯音乐崛起并长期排在第一,阿里音乐产品几经波折,最好成绩还是收购而来的虾米音乐。

这一次,阿里转换赛道,从细分小众市场切入,瞄准最年轻的00后。李阳告诉记者,14~22岁的群体规模有2亿左右,唱鸭在年轻人中有很大的增长空间。“阿里肯定重视音乐,但也不太可能把腾讯音乐拉下马。”一位在线音乐人士告诉记者,阿里目前对唱鸭还没有大投入,得看后续自然增长情况。据他了解,这款细分产品能不能最终走向大众,其实阿里的人心里也没底。

音乐依旧是一个能连接绝大多数用户的流量利器。腾讯音乐目前在线音乐服务的移动MAU为6.52亿人,网易云音乐总用户数已突破8亿,即使从流量价值来看,也是一个不能丢掉的战场。“听音乐永远是刚需,但能产生更多价值的,不是听音乐本身了,”一位阿里员工说,他们推出唱鸭的最终逻辑是,想尝试新的音乐内容生产方式。当前,非腾讯系的公司,正在听歌APP之外的战场进击,就像百度没有预料到信息流会抢占搜索的广告,腾讯没有预料到短视频会带来冲击一样,他们希望能有新的突破。

排名仅次于腾讯音乐的网易云音乐,也在寻求差异化生存。

网易融资再战

9月6日,网易云音乐与阿里巴巴达成协议,获得7亿美元融资。张昭轶告诉记者,对于网易而言这是很重要的一笔钱。据他了解,去年,一些大型音乐版权公司和网易合作到期后,网易没有续签。新签的版权中,也罕有500万元以上大单子。

2015年,国家监管部门要求在线音乐正版化,音乐平台争抢音乐版权,版权价格水涨船高。

网易今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丁磊谈到音乐版权成本问题,他说:“一些公司控制市场,每年版权的租赁成本被抬得很高,对整个中国的在线音乐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作用。”

2年前,在一次国家版权局主办的论坛上,丁磊公开对腾讯开炮,他认为行业进入了一个巨头哄抬独家版权费、赔本赚吆喝的怪圈。

丁磊发声背后,是高居不下的音乐版权成本,与较少音乐收入之间的不成正比。

网易没有公布音乐单项收入,根据二季度财报,网易云音乐、CC直播和有道在线教育等归属的创新及其他业务板块收入为15.1亿元。去年,网易云音乐仅购买华研旗下三年的音乐版权,就花了5亿元。

即使排名第一的腾讯音乐,主要收入也并不是音乐本身。根据腾讯音乐二季度财报,其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26.4%;社交娱乐服务占73.6%。社交娱乐收入超在线音乐收入近3倍。社交娱乐收入主要是直播。

与此同时,腾讯音乐成本正在增加,二季度腾讯音乐营业成本为39.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7.1亿元增长46.1%。成本主要是版权费用,2017年,腾讯音乐为争取环球音乐独家版权,耗资超过30亿元。当前,环球音乐集团、索尼音乐娱乐和华纳音乐集团等全球最大唱片公司都与腾讯音乐签署独家协议,在带来版权优势的同时,也带来沉重负担。

“版权这东西就是无限续命,”上述在线音乐人士告诉记者,音乐平台拥有的只是版权租赁权,最终版权还是在唱片公司手中。从投入产出比来看,平台想获得收入,就得持续付出更多的钱,“毕竟不是你的,你三年后还得再买”。

获得阿里7亿美元融资后,网易云音乐称,会将资源集中在优势领域,持续创新。

与腾讯音乐相比,网易云音乐的优势在于社区氛围。云村是网易云音乐7月底上线的重点战略之一。云村在网易云音乐最上部有单独频道,是一个类似小红书的信息流,用户分享的不是购物心得,而是听歌感想。云村上线后,网易CFO杨昭烜称,日活和月活数均有增长。

云村寄托着网易在音乐社交上的野心。丁磊在财报电话会表示,正考虑发展网易云音乐里更深层次的社交功能,不单单是社区,还会有社交。

张昭轶对云村持观望态度,“有社交体系的话,它会维持用户粘性更强,更刺激,更有利于用户这个生态,”但内容社区如何盈利,目前仍没有成熟的商业路径,“论社交能力,网易云音乐还不如B站,”而B站,主要营收目前依旧是游戏。

音乐价值困境

音乐人、click15键盘手杨策有一句令人心酸的话,被问到玩乐队一个月平均能挣多少钱时,杨策说差不多1000块。今年夏天走红后,他们能靠音乐养活自己了。

有讽刺意味的是,捧红click15的,不是音乐平台,更不是唱片公司,而是一档爱奇艺的自制综艺《乐队的夏天》。

这档综艺捧红的不仅这一个乐队,张昭轶告诉记者,还有另一个知名乐队,之前报价几十万,少有人问津,上了这档综艺后,报价过百万,商业活动很多。“音乐行业投资那么多钱,那么多资源培养音乐人,可能还不如一档综艺节目带来的流量。”当前的现状是,与视频、游戏、短视频等行业相比,音乐的话语权已经旁落。

音乐平台最大、版权最多、市值最高的腾讯音乐,也没有贡献出广为人知的音乐人或歌曲。

“这个行业其实现在是挺有问题的,”上述在线音乐人认为,当前模式下,收入绝大部分被唱片公司获取,从事创作的音乐人反而收入较少,会进一步限制音乐人的创作性。

阿里和网易都在试图做一些改变。李阳告诉记者,大多数创新业务都是从细分领域精准人群切入的。唱鸭的35秒创作形式适合年轻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经过短视频的洗礼,年轻人现在的眼睛到手的时间只有15秒,内容不能快速吸引我,我直接就划掉了,”上述阿里员工说,35秒弹唱切中了00后用户的兴趣点,他告诉记者,这款产品市面上已经有了抄袭者。

网易则加大了原创音乐人的投入,此次获得新融资后,网易云音乐表态将助推中国原创音乐人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版权故事之外,音乐行业需要新的兴奋点。从目前来看,张昭轶认为依然不够,“需要一次苹果iPod那样真正从技术底层到体验的深刻变革,才能迎来新的市场。”张昭轶告诉记者,这个市场太需要新的变化了。

(责任编辑:田云绯)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xxhsyjt.com